女偶像私下的淫蕩生活(二十三~二十五) 转发

第二十三章

2011年,日本。徐贤在日本的宿舍休息。身为少女时代的忙内,她身材被很多人说很火爆,虽然看起来很清纯,可是谁都不知道其实她内心深处藏着一个闷骚的心。 在徐贤青春性萌芽时,她已经无师自通,通过网络上各种色情网站或视频,了解到各种性方面的知识。在s.m做练习生,慢慢的,她开始关注起自己的身体,胸部从平坦,
到小面包,到鸡蛋,到现在的34D,下身也冒出了浓密的阴毛。很多人都说徐贤为了健康,一直保持吃健康食品,其实他们不知道徐贤真正的目的是管理身材。

日本环球给了她们少女时代家一套楼,有点别墅的味道,但是对徐贤来说有点太大了,毕竟不是常住,就算来到日本她们都一直赶通告。手淫这行动好像和徐贤完全没有关系,其实她最喜欢的就是手淫。当她开始手淫时,徐贤只敢在家里没人时脱光,毕竟女孩子都胆小。每次从学校回到家,徐贤都迫不及待的脱光校服,除去胸罩和内裤,然后感受着空气抚摸肌肤的感觉。徐贤会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自己从网上下下来的AV,一边感受着沙发棉质的表皮摩擦屁的滋味。到兴奋时就在家里学那些激情视频里的骚女跳几段艳舞。 晚上就开始在被窝里手淫了。

今天徐贤出街时,她买了一本日本h漫画,封面画着一个有着模特儿的身裁的少女,乌黑的长头髮下是一副楚楚可怜脸庞、丰满的乳房,而她只穿了一条紫色的内裤,更摆出了一个露骨的动作。从没看过这类漫画的徐贤,羞得脸都热了起来。夜晚,当少女时代的姐姐们去休息或者赶通告时,徐贤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里面每一页的内容。虽然,那些日文她虽然都看不是很懂,但是,里面所画的每个动作却使她有点兴奋起来。

整本漫画看过后,不其然的徐贤把手按在裙上,轻轻的隔着裙子在小穴上揉了起来。闭上眼睛的徐贤,幻想刚刚看过的每一个情节。左手放下漫画后,开始弄抚自己的双奶子,与此同时,右手不断去刺激自己的小穴。入了神的徐贤,将右手接直去轻碰内裤的中央,食指和中指隔着她薄薄的白色内裤不停地交替搓揉微湿的小穴,且不时的抚摸大腿内的两侧,不停牵引起自己身体上的兴奋。

「嗯……!」徐贤咬着自己的下唇,不断感受着那快感。眼睛稍为打开了一道缝,斜视在旁边的漫画封面,害羞得又再盖上眼睛。头紧紧的后靠且紧贴在墙,右手的指头开始随着心中的需要加上快拂扫湿透了的内裤,小腿更因此摆得更开,蹬得更直的。

「嗯!嗯~~~」徐贤小穴里的淫水不受控制的渗出她那条柔而薄的小内裤,大腿
分得开开的,好让她的右手的大摆动,左手立刻抵在下腹上,接受那像触电的感
觉,口里更发了数声低且微的哼声。

徐贤双腿一下夹紧,一下又开成人字,而手上的动作一刻也没停下,下身的敏感部位传来一阵阵刺激的感觉,直冲脑门。抓着卫生棉的手感觉到了小穴里有东西流了出
来,湿湿的,有点黏性,她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淫水流出来了。无意识的,徐贤双手
松开了卫生棉,两只手一左一右揉着小穴的两边。

「啊……啊……啊……」徐贤开始不由自主的呻吟,下身开始传出一种空虚的感觉。慢慢的,右手食指探进了小穴,感受着阴壁的肉感和光滑,左手则开始摸着自己的奶子,无师自通的抓,放,捏,弹,两边奶子在徐贤自己的左手的蹂躏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而此时徐贤觉得右手的食指感觉不够长了,中指立刻接替食指的工作,一下深入了小穴中。徐贤在小学13岁的时候练跳舞时不慎将处女膜弄破了,当时痛得她哭了半天,但是现在,徐贤却因为这样可以随意拨弄小穴。右手食指一下两下三下,速度越来越快,左手一时蹂躏着奶子一时伸到下身摩擦着外阴。终于,徐贤达到了高潮。

「嗯……啊……嗯……」徐贤压低着声音,用双腿紧紧夹着在下身活动的右手,全身僵硬挺直的感受那一阵阵冲上来的快感。中指由于身体挺直而只有一个指节还在阴道里,配合着阴道里抽搐的阴壁而一点一点的抽动。过了数分钟,胸口才慢慢从起伏的状态变回平静,徐贤全身像虚脱了一样。

看了看时钟,才11.30分,都不在做什幺好。这时徐贤突然想起前几天她看了一部关于露出题材的AV,里面的女主角被要求在野外脱光然后做各种动作。徐贤有点羡慕的看着她:能让自己美好的身材在大自然中,多好啊。

「其实我也可以的!」徐贤突然冒出这个念头。不行!脱光出去被人看到怎幺
办,我可是少女时代的忙内啊,被人看到就意味着声誉尽毁啊!徐贤尽力说服自
己不要尝试,可是,这念头一直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算了,就试一次。」终于,徐贤还是被自己淫欲打败了。决定后,徐贤只脱裙子和内裤。鞋子也脱掉放在一边的鞋柜,就这样光着下半身,只穿着那件勉强能拉到屁股的衬衣走上了楼梯。

走到3楼,徐贤把包包和裙子内裤直接丢在门口,想想觉得胸罩有点碍事,就把衬衣拉起来套在头上,手从袖管里缩出来,脱掉胸罩,再把手套回袖管,把衣服拉下来。深吸一口气,走到了4楼再走到楼顶的小门前。手握着锁头,徐贤的双腿一直在颤抖。她开始后悔为什幺把裙子给脱了,万一对面楼顶有人怎幺办。

突然徐贤想到,现在是晚上,周围的人基本上都是窝在电视前或快睡觉的,而且天已经很黑了,自己干嘛要自己吓自己啊。徐贤小小的嘲笑了自己一下,深深吸了口气,扭开门锁,慢慢的拉开了门。徐贤小心翼翼的从门缝往外看,果然,四周都是黑漆漆一片,只有远处的霓虹灯在一闪一闪的。徐贤把门拉开能过人后一闪身,从楼顶小屋的门里冲到了外面。由于徐贤一直没开宿舍里的灯,所以眼睛对黑暗适应得很快,况且还有远处的灯光,徐贤一下就看到了周围。她拼命的用手拉着衬衣的下摆,好让它遮住更多的地方,虽然那没什幺用,也没意义。但是对于第一次在有可能被人看到
的地方露屁股,徐贤还是很害怕。徐贤蹲着一点一点的挪到楼顶左边边缘,扶着安全
栏往周围看。不出所料的,周围楼里很多都黑着灯,只有一些楼的客厅位置还有
灯光。

突然间,徐贤眼前一黑,路灯全灭了!她楞了大半天,才想起早上来停电通知。周围小楼里陆陆续续传来声音,大概大家都知道是停电了就準备睡觉了吧。徐贤看了看周围,除了两条街道外的闹市区还又一点灯光照过来以外,都没有任何光源了。她慢慢的直起身子站起来,突然感觉身上的白色睡衣在黑暗里很刺眼。于是徐贤颤抖着双手迅速的把纽扣解开一下把衣服脱掉甩在地上。少女时代忙内徐贤在屋顶全裸了!

可能有人觉得只是屋顶没上面了不起,可是这是徐贤第一次在房间外的地方赤
裸身体,激动的心情是很难形容的。徐贤全身颤抖的扶着安全栏,头不断的四处张
望,心里既害怕又很期待着有人能看到。几分钟后,激动的心情过去了,徐贤慢慢
平静下来,开始想着怎幺玩才更好玩点。她先开始在楼顶上跳芭蕾舞,脚趾顶直,奶子前挺,另一只脚往后尽力往后抬起,让小穴尽量的暴露出来。然后又趴在地上,想象自己是个被调教的性奴,正在被主人调教,在屋顶上爬来爬去,还在安全栏边抬起一边脚跨在栏杆上学狗嘘嘘,然后再整个人摆个大大的人字型仰面躺在地板上。

大约20多分钟后,徐贤叹了口气,算了今天就到这吧,毕竟明天还要通告。徐贤心不甘情不愿的拍着屁股走向楼顶的门口。当徐贤回到3楼时的房间门口时突然想到,现在外面路灯不亮了,根据她在楼顶看到的,外面的路上几乎什幺都看不到,而且供电局的通知说是要大概5个小时,那自己干嘛不干脆到外面走一走?这时候徐贤已经没什幺顾虑了,也许是经过楼顶露出后胆子变大了吧。徐贤想到做到,从包包里拿出大门钥匙抓在手上,两步并做一步跳一样跑到了一楼。到了一楼徐贤也是慢慢打开锁,从门缝里往外看,黑乎乎的。徐贤双手抱胸,闪身出门,轻轻的将门关好,想了想,把钥匙放在门旁边的一把扫把下面,然后走到了大街上。激动的心情再一次袭来,平时来来回回的路,一下子感觉新鲜了好多。谁能想到,平日里清纯美丽的少女时代忙内徐贤,竟然会在停电的时候赤裸身子走在街道上。

平日里这里附近也只是一些老人带着孙子出来走走,现在晚上又停电,更是一点有人的迹象都没有。徐贤弯着腰,抱着胸,双腿紧夹,慢慢的沿着大街上走。走了十来米,徐贤胆子慢慢变大了,开始直着身子,双手放开,学着电视里的模特走起了猫步。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街心小花园,这里一般都是早上老人们锻炼的地方,徐贤记得那有个小水池,是用供水系统制造的流动水,并不髒。想到刚才在楼顶疯玩时弄髒的身子,徐贤又有一个大胆的念头,要在那个小水池里洗澡。

徐贤看看周围,确定没人,其实看也没用,周围到处是黑漆漆的一片,连四周的小楼都是模模糊糊的看到个轮廓而已。徐贤走到小水池边,双脚放进去,冰凉的水一下让她浑身抖了一下。徐贤屏住呼吸,让双脚逐渐适应了冷水的刺激,然后像游泳时那样双手捧起水泼到身上,让身体习惯一下。然后慢慢的,手扶着水池边缘,脚慢慢的探到水池底。水池并不深,就到徐贤的奶子而已。徐贤咬着牙,将长发盘起,慢慢适应了清凉的水温,然后慢慢的像洗澡一样,轻轻的洗掉身上的灰尘。说是洗,其实差不多就像自摸了,徐贤从脖子开始,到双肩,到奶子,到小腹,再到屁股的下身,徐贤仔细的一寸一寸的将自己的身体摸着。

虽然平时在家里或宿舍洗澡和手淫时徐贤经常这幺做,可是现在可是在公共场合,那种感觉太刺激了。徐贤洗了一会,走到水池中间的假山,那里有个向上的水管,是这个水池的水源。水管的长度不高,就到她大腿上再上来十多厘米。徐贤没注意脚一下踢到了水管,疼得她差点摔倒,还好徐贤扶住了假山的石头。而徐贤在扶着石头时,水管喷出来的水柱直射到她膀胱位置,一下刺激到了徐贤。徐贤想了想,慢慢的移动双脚,让水柱直接射到小穴位置。

[啊……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徐贤双腿一酸,差点就坐到水管口上了。徐贤定了定神,扶好假山石头,咬着牙,感受着水柱喷射小穴的美妙感觉。闭上眼睛,仰头朝天,尽情享受着。

「在这里坐坐吧。」

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把徐贤吓了一大跳,差点就叫了出来。有人!完了,自己的清白,少女时代的名誉,自己还有什幺脸面继续呆着组合里。自己又该怎幺和父母解释这一切。剎那间徐贤脑海里闪过了很多念头,身子却由于突然的惊吓而保持原样,一动不动。

「好吧。」一个女人的声音。

徐贤这回听清楚了,是在她身后,徐贤脑子一转,一男一女,估计是来拍拖的。徐贤定了定神,左右看看,确定没人,而且他们的声音是在她身后,应该是和她隔着水池中心的假山,估计没看到她。徐贤慢慢的缩下身子,只让头露出水面,沿着假山边慢慢挪动,尽量不让水声出现。绕过一块石头后,徐贤模模糊糊的看到果然是一对情侣,坐在水池边上的长椅上,徐贤立刻放下心来,应该没被发现。

虽然徐贤心里把他们咒骂了成千上百次,可是那没什幺用,这个水池直径最多5米,只有中间有3,4块石头组成个假山能作为她的屏障。贸然上岸,周围都是水泥地板,都没什幺遮挡物。徐贤回了回神,再看看那对情侣,他们热吻起来了!

徐贤怔怔的看着他们,不自觉的舔了下嘴唇。别看徐贤看过那幺多AV,还手淫了
好多次,可是真正看到男女热吻还是第一次。那男人穿的是一件篮球运动短裤,他现在居然已经把裤子褪到膝盖上,而那女生正俯下身子,头在男人裆中间一上一下。天啊,口交!今天看来撞大运了,居然看现场直播。微弱的月光还不足以让徐贤看清楚男人的那地方,但是她也是看得口干舌燥。而男人在女生服侍他的时候手也没閑着,
身子侧向女生那边然后将女生的裙子掀起到腰部,把手伸进女生的内裤里不断的摸着她的屁股。摸着摸着,男人就想把女生的内裤往下拉,女生连忙放开男人
的那话儿,急急忙忙的说「不要……」

借着月光徐贤看到了女生的脸,居然是杰西卡欧尼!她不是说和朋友聚会吗?怎幺在这里?没等杰西卡把话说完,那男人有点生气的小声骂道「骚货!别停下!」然后右手往自己裆下按住杰西卡的头,左手将她的内裤脱下。

杰西卡虽然挣扎但终究力气大不过男人,内裤被拉到了膝盖部位。男人的左手不断的在杰西卡的两腿间摸着,而右手则到了她的小吊带衣领处,往里面伸。再看杰西卡也许是屈服了,头在男人裆下机械的上上下下。而徐贤也左手扶着假山石头,右手伸到
小穴,不断的摩擦着。当然视线一直没有离开他们。

过了一小会,男人看来已经不满足口交了。他左手一把将杰西卡拉起身,右手从她小吊带下摆往上撩。杰西卡双手紧紧抱胸,却敌不过男人的蛮力,两下子小吊带就被扯到了她的头上,双手也被男人的左手抓着。这时候杰西卡裙子被撩到了腰部,内裤褪在膝盖上,上衣和双手被控制在头上方,胸罩当然也没好过,被推到了脖子。男人一翻身,挡住了徐贤的视线,但是从他屁股的前后摆动和杰西卡的「嗯……嗯……哦……哦」声音中她也能知道怎幺回事。

虽然徐贤的理智一直在提醒她也许该趁着他们激动的时候跑开,但是欲望却让她继续躲在水里看着他们做爱,清凉的水更是衬托出她身体内部的滚烫。此时徐贤在水里也泡得很长时间,虽然是夏天,但是夜晚冰冷的水里泡太久也是让人感觉到有点冷了。徐贤转头小心翼翼爬上后面一块相对比较平坦的前面又有另一块石头挡住他们视线的石头上,尽力不让水声吵到他们,但是那男人还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还好徐贤趴低着身体躲了起来。

男人嘟哝了一句什幺,又转头专心玩弄身下的杰西卡。徐贤开始还小心翼翼的弯着身子一边看他们做爱一边用手用力的抠着自己的小穴,到后来感觉上来了徐贤甚至坐着直起腰板,整个奶子暴露在他们视线范围内。就在两米半左右的距离里,一对男女在尽情做爱,而另外一个女生在看着他们自慰,光是这样的场景就已经
让徐贤激动得浑身发抖。

「啊……啊……不……行了……泽演oppa……」杰西卡突然低声的喊了一句,而徐贤也同时达到了高潮。徐贤残留的一点理智让她用左手尽力捂住嘴巴,尽量不让它发出声音,右手则继续着在小穴里的动作,挺直的身体将34D的乳房完美的暴露在空气中,而两粒娇嫩的乳头也骄傲的挺起来。想不到干着杰西卡欧尼的既然是2pm的玉泽演。回想起来他们在韩国是已经是好朋友了,又是美国派,只是想不到还是炮友关系罢了。

玉泽演和杰西卡也是兴头上,没有意识到有人和他们一样高潮了。徐贤虚弱的靠在前面的石头上,回味着高潮的感觉。而玉泽演好像泄身了,趴在杰西卡身上做着深呼吸。过了一会,月亮又从云层里探出头来,玉泽演坐直了身体,依依不舍的抚摸着杰西卡的身体说道「小骚货,都不是处的了还那幺装纯,说吧,除了我,还被谁干过了。」

杰西卡坐了起来,用手指沾了粘在小穴里一些精液到嘴起吃着,看着玉泽演嗲声嗲气说道「要你管,反正你也不知我一个炮友吧~~」

「你这个贱人,被我干的时候叫得比谁都淫蕩,腰也扭的比谁都猛,我看你们少女时代全部都一样,都是天生的贱货。你看看你自己,被插进去就开始扭腰,水还一直流,叫啊,大声的叫啊,叫我们都来干你啊!」

「才不要」

「还说不要!你看看你的贱屄都已经湿漉漉了!还在装清纯!干!看老子怎幺干你!」玉泽演直接把肉棒插进杰西卡的小穴里,手指还深入杰西卡的屁眼,在前后夹击之下,杰西卡的理智完全崩溃了,她淫蕩的本性被激发出来,自己伸手搓揉自己的奶子,捏着自己充血敏感的乳头,嘴里大声的叫喊着「给我啊……给我泽演oppa……干死我啊……我要啊……要啊……啊……」

「干!你这个贱人,我马上就来干死你!」说完玉泽演就拔出在杰西卡屁眼的手指,一股脑的把肉棒插进杰西卡的直肠里。杰西卡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发狂了,她声嘶力竭的嘶吼,口水也流了满脸,两只手不停的搓着自己的奶子。玉泽演这时把杰西卡翻过身,从后面干杰西卡翘起的屁眼。

徐贤看着赤裸淫蕩的杰西卡,看来她自己现在的处境,和杰西卡目前的处境,都不适合她们俩见面。于是重新下水準备再到水池边缘爬上岸回家。可是今天巧事太多了,就在徐贤刚下水的时候,路灯全亮了!居然在这个时候恢复通电!正好小水池边上也有一盏明亮亮的灯。由于长时间适应了黑暗,徐贤的眼睛一下子被刺花了,整个人差点就晕倒在水池里。徐贤手扶着水池边缘,低着头闭着眼,想尽快恢复视力,同时心里在祈祷着这时候千万别有人。过了一分多钟,徐贤慢慢抬起头,发觉眼睛开始适应灯光了,赶紧看着周围,还好没人。

徐贤刚爬上水池边,就听到杰西卡方向那边传来惊叫,还清楚的听见有个人高
兴的大叫「泽演真没骗人,果然有光屁股妞!」。

徐贤转头一看,发现赤裸的杰西卡被2pm另外几个成员抓住,似乎嘴巴已经被捂上,没听到她的声音,而且已经有人开始迫不及待的解皮带了。他们离徐贤大概只有50米,徐贤心中一个咯噔:不好!

果然,灿盛指着徐贤的方向「那还有个!」

徐贤一听到这句话,赶紧掉头就跑。虽然在危险时刻人总能迸发潜力,但是女生怎幺跑得过几个男生呢。离宿舍只有拐个弯再过一栋小楼的距离,徐贤却绝望的听到背后明显的脚步声。徐贤不敢回头,还是努力的跑,拐过弯,突然看到一个黑乎乎半人高的东西挡在我面前,徐贤一下看不清楚是什幺,猛的停了下来,心中哀叹:完了

「嘻嘻,想不到既然是少女时代的清纯忙内啊?怎幺自己一个人脱光光的在这里呢?是不是想和杰西卡那贱货一样被我们干啊。」张佑荣淫笑道。

想不到既然被2pm得成员看到自己的裸体,徐贤哭着说「你们想干什幺?为什幺你们要这样对杰西卡欧尼?」

「好东西当然要和好朋友分享啊!你看杰西卡那个贱人,她根本是个妓女、贱婊子。愿意被我们干。所以我就把她变成我们朋友之间的发泄厕所,所有人都可以把精液射进她的身体。她也是非常的享受啊!你们的队长金泰妍也跟她一样呢。之前在韩国的PUB被我们下药后跟100多个男人上,只是最近她最近比较忙,没出来罢了」张佑荣说出了让徐贤目瞪口呆的事情出来。

 「你们是贱人!不得好死!」徐贤愤怒喊道。

张佑荣冷笑一下说道[我不得好死,只怕你们骚女时代被我们干一干就会求我们干你们吧,不信的话你去看你那欧尼] 说完,张佑荣就拉着徐贤回到刚刚那个公园。徐贤挣扎起来,气得几 乎要流下泪来,就算这里没有其他人,毕竟也是户外。    

「放开我!啊!」 徐贤敌不过张佑荣的力气,被拖到他公园,不远处另外三个人也走过来。 到了公园,徐贤看到自己的杰西卡欧尼趴在地上,灿盛双手扶在她腰上跪在身 后,细长的肉棒正在杰西卡的小屄一进一出的抽插着。杰西卡身前是跌坐在地上的nikkun,用双手压着杰西卡的头,让杰西卡将他粗壮的肉棒含在嘴里。

当他们看到张佑荣和徐贤的到来来都吓了一跳,而且停下动作。半响,灿盛见大家都没说话,不由心下略定,嘻哈地说道「原来刚刚那个光屁股小妞是徐贤xi啊。佑荣不厚道啊,去捉少女时代的忙内,只怕刚刚干了一炮吧」说完又用力的抽 插了几下。     

趁着nikkun还处在呆滞状态,好不容易将嘴巴解放出来的杰西卡立刻说道「忙内啊,你怎幺来了,而且刚刚你在做什幺?做什幺你会脱光光到处走的,我~~哦~~别~别用 力~~西卡会死的~~浑蛋灿盛~啊~~~西卡快被你干的飞了~嗯~再深一点~哦~顶~顶到了~~」杰西卡问到一半却变成了呻吟声。  灿盛听到了杰西卡的呻吟声,如同吃了春药般加速的抽插起来,每次插入都是整支特别尽没在杰西卡的小屄。

   徐贤看得羞怒交加,想教训那欺负自己欧尼的两人,却被张佑荣捉着,不由张口骂道「你们干嘛?快点放开欧尼」。

[放开她?她不知被我们干得多爽呢,不信你问她] 坐在一旁的玉泽演说道。

  「喔~~忙内啊~~其实我和oppa他们很久就这样了,因为赶通告的空虚,我们女人还是要男人安慰啊。啊~~灿盛再快一点~用力顶~~西卡要到了~~到了~~喔~啊~ 啊~~啊~~~」  杰西卡话还没说完,突的拔高音量呻吟出来,灿盛也猛地将肉棒从杰西卡的小屄拔了出来,伴随着灿盛的动作,杰西卡身体猛地一震,小屄流出大量的淫水,灿盛龟 头上的马眼也喷洒出大量的白浊精液,甚至故意的把精液喷在了徐贤的脸上,让她又羞又 气。

   Nikkun抽回了在杰西卡口中的肉棒,在杰西卡耳边轻声说道「西卡你看,灿盛的精液喷到你忙内脸上了,还不去帮她舔乾净。」  杰西卡茫然的看了徐贤一眼,果然徐贤的脸上都是灿盛的精液,正顺着她的脸上往下滑。在徐贤惊恐的眼神下,杰西卡起身靠近徐贤的脸,伸出舌头顺着精液的轨迹慢 慢地往下舔,眼睛、鼻子、下巴、脖子,最后停留在徐贤的胸前。杰西卡偏头妩媚的看着徐贤,舌尖在徐贤的唇角舔了一下,把头埋在徐贤的胸部那轻咬她的乳头。     

徐贤受到杰西卡突然的动作,身子打了个激灵,轻轻「啊」了一声,发现自己失态,徐贤紧抿双唇,原本略显苍白的脸也瞬间红了起来。杰西卡见徐贤有了反 应,右手顺着徐贤修长的脚,慢慢的往上来回轻抚,直至大腿根部。杰西卡偷眼看了徐贤的反应后,用手指轻轻了在大腿根部来回搔抚。在杰西卡技巧的爱抚 下,徐贤身体开始不停的轻颤,双腿一夹,将杰西卡的手夹在大腿根部。   

  杰西卡见状靠上徐贤的耳朵,轻吹一口气,让徐贤浑身一颤后,轻声道「忙内是不是有感觉了,不要压抑自己的情感,其实oppa们的肉棒味道不错的。而且只要你愿意,还可以让他们用肉棒满足你身上所有的洞,很舒服的。你看欧尼刚刚是不是很快乐,很享受呢。」 说完,杰西卡 轻齧了徐贤耳垂,将身子整个的伏在徐贤身上,自己胸前因兴奋而突起的乳头,在徐贤 一样突起的粉嫩乳头上摩擦,趁徐贤失神双腿微鬆,原本被夹住的手,倏地插入徐贤娇嫩的小屄。  

杰西卡见徐贤双颊已经因为兴奋而变的潮红、乳尖硬挺,小屄更是淫水直流,美丽的双眸里依稀可以看见慾火在烧腾,却依然牙关紧咬不肯开口,不由继续用妩媚诱 人的声音道「忙内也很想要了吧?你看,你的小屄淫水流个不停呢,看欧尼刚刚被灿盛肏的多爽啊,既然有需要,何必压抑自己呢,只要你开口,就能获得以前不曾有过的快乐,忙内不要在衿持了,只要开口,你就可以获得像欧尼一样的极乐。」

  徐贤双眸紧紧的盯着杰西卡,眼里的慾火越加茂盛。杰西卡不失时机的说道「忙内也想要和欧尼一样达到极乐的高潮吗?」  

   徐贤嚥了一口口水,困难的从喉间传出「想!」      

「忙内想要什幺呢?」      

「想要大肉棒肏徐贤的小屄,肏的像欧尼一样的高潮。」   

「想要高潮,忙内要自己去争取哦!」杰西卡看着张佑荣点了点头,张佑荣也放了徐贤。  张佑荣放了徐贤后,徐贤转头在张佑荣面前,鼓足了勇气,才细若蚊声的说道「oppa~给我!」     

「给你什幺?」张佑荣带着淫笑说道。     

「给我oppa的肉棒,肏我,给我高潮。用oppa你的大肉棒肏我。」

   「想要我肏你的话,要看你的表现了,想要大肉棒你要自己动手。」张佑荣淫笑的伸出手指往下点了点。  徐贤会意,蹲下身去,解开张佑荣的腰带,脱下裤子,露出他粗长的肉棒。徐贤张开小口含了进去。

杰西卡晃着雪白的屁股,走到nikkun身边,拉着他的大手覆在自己丰 满的奶子上,用极端诱人的声调说道「oppa,西卡完成了oppa交代的任务了,说服了忙内,oppa要怎幺赏西卡?!」      

「嘿嘿~佑荣要忙着招呼徐贤xi呢,我来犒赏西卡吧!」一旁的俊豪涎着脸,从后面抱着杰西卡说道。      

「嗯~~俊豪oppa你不会像上次一样早早的就射了。」杰西卡将手往后一探,捉住俊豪的肉棒微微套动着。      

「上次是我準备不足,不知道西卡你居然这幺的骚浪,才会如此不济。更何况我还想尝尝肏少女时代忙内的小屄的滋味呢,今天我是有备而来。」说完从衣物里翻找出一 个小瓶,在杰西卡眼前晃了晃。     

「俊豪oppa你要死了,居然服用壮阳药,你是想把我和忙内给干死吗!」杰西卡嘴上虽然说着,放下nikkun的手,握着俊豪的肉棒用力一拉,疼的他叫了一声。

之后杰西卡放开小手,摇 摆着雪股,躺着旁边的椅子上,躺了下去,将修长的大腿架在椅子两边扶手,双手掰开小屄两边的嫩肉,妩媚的说道「俊豪oppa来吧!让我看看你吃了壮 阳药后会不会比较强。」屁股边说还边上下的摆动,充满了挑衅诱惑的意思。   听见杰西卡用如此娇媚诱人的声音,说着这淫蕩的话;再看到杰西卡已经摆出淫浪的姿势,俊豪露出淫笑,快速的将衣衫脱的一乾二净,来到杰西卡的身前扶住 肉棒,对準杰西卡的小屄用力一挺,肉棒整个的插进了杰西卡的小屄,直抵花心。     

「哦~oppa你真是狠心,这幺用力的干西卡~啊~啊~~西卡爽死了~喔~~用力干~西卡~~啊呀~~好~好深~喔~好粗~~嗯~~大肉棒肏~~肏屄的滋 味~~啊~好充实~啊~~」杰西卡的身体随着俊豪肏屄的节奏,一前一后的摆荡,因兴奋而肿涨的乳头,也不停地在俊豪的宽厚的胸膛摩擦。     

徐贤刚才被自己欧尼不断的挑逗,已然是有动情的迹象,张佑荣粗糙的大手在徐贤的雪白的奶子不停的搓揉。忽地张佑荣将徐贤托起做到另一个公园椅子上,指着徐贤示意她自己骑上去,徐贤娇羞的瞟了一眼,一手扶着张佑荣的肉棒,一手掰开自己的小屄缓缓的坐了下去。张佑荣猛地扶着徐贤的腰往下一压,徐贤轻呼一声「痛!」,眉头霎时皱了起来,身体却 不再动作。

张佑荣见状就扶着徐贤的腰,一上一下的摆动起来,不多时,张佑荣已经听见徐贤从鼻子发出的「哼哼」声越来越重,便鬆开双手,改抓住徐贤的豪奶。只见徐贤在张佑荣鬆手后,自己套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本来紧闭的双唇也微微张开,吐出诱人的呻吟声。   

「哦~佑~佑荣oppa的肉棒好粗~~好长~~肏进小贤的小屄~好充实~喔~~顶到花心了~啊~oppa轻一点~小贤要飞了~嗯呀~来了~~啊~啊~~~」徐贤紧 紧抱住张佑荣的背,献上自己的香唇与张佑荣唇舌交缠。唇分之后,张佑荣抱着徐贤站了起来,走向一颗树旁上,让徐贤双手扶住大树的两侧,双手扶住徐贤的屁股再 次抽插起来。      

「啊~~oppa~别~别~别停~干死小贤了~喔~~小贤被干死了~哦~~别插~喔~~那里~别摸~~oppa~别插徐贤的屁眼~啊呀~~会~会死~ 啊~啊~~啊~~~小贤飞了~~~~」  张佑荣扶住徐贤屁股的手,慢慢的在徐贤的屁眼上轻轻的抚弄,每当张佑荣用力顶进去的时候,在屁眼上的手指便会插进去一节,抽出来时徐贤便会下意识的往前,让插在屁眼 里的手指拔出来。张佑荣的这个小动作带给了徐贤异样的快感,很快的又再次高潮。

张佑荣为了彻底征服徐贤这少女时代忙内,徐贤每高潮一次便换一个花招,直到徐贤第四次高潮,他才将精液射进徐贤体内 。一旁在杰西卡体内射了一次的俊豪,见张佑荣将肉棒从徐贤小屄拔出,挺着再次坚挺的肉棒来到徐贤面前,惊的徐贤直求饶。

「别,别,俊豪oppa你别再找徐贤了,再肏徐贤的小屄会坏掉的,明天,明天小贤在让你肏好不好?」      

「明天,谁知道明天你还会不会让我肏啊,不如今天就肏你肏个过瘾。」俊豪不依不饶的分开徐贤的双腿,将肉棒顶在徐贤的小屄口。   

  徐贤被俊豪的动作吓的直说「不会,不会,小贤答应每天都来让你们肏,今天你就饶了小贤吧,小贤真的不行了。」  俊豪把鸡巴在徐贤的小屄口上下的摩擦,威胁道「今天放过你可以,不过明天你要照着我的意思来。不然我现在就干你。」   

  「好,好,明天你想怎幺肏小贤,就怎幺肏,小贤都听你的。你快把肉棒拿开。」徐贤连忙点头答应。 听见徐贤的话,张佑荣向俊豪使了个眼色,俊豪便放过徐贤,转身往骑在nikkun身上的杰西卡走去。


第二十四章

自从禹城教会了朴智妍网爱之后,朴智妍感觉自己身体有了些变化,然后走在路上会开始注意男生,偶尔会在宿舍听到姐姐们或学校朋友们讨论性爱的事。虽然朴智妍口头上都会跟女生们附和着说好变态之类的话,但心里却相当好奇。

现在朴智妍家里有一个哥哥叫朴孝俊,目前待业中。今天朴智妍结束公司的练习后,难得的回到家休息,因为她知道过不久就要出道了,不能时常回家了。一到家,朴智妍就直接跑回去自己的房间,不过当她经过自己哥哥的房间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朴孝俊应该是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回来,所以房间门没关紧,只见他坐在书桌前拉下裤子,将一件女生内裤套上他那已经异常膨胀肉棒,而朴智妍认得出那是她的内裤。

内裤的触感刺激着朴孝俊红肿的龟头,他急促的握住那套着朴智妍的内裤的坚挺肉棒搓动了起来,并且另一只手将另外一只内裤拿到鼻子前面死命的嗅着。听着自己哥哥的喘息声,朴智妍知道自己的哥哥闭上眼睛想像着干她的情况。看到哥哥死命的套弄着套着自己内裤的肉棒,朴智妍想像着如果是现在她坐在哥哥身上,如泣如诉的甩着自己的奶子向哥哥索求着他再插用力一点,那不知是怎样快活的事?

「智妍啊……oppa要你!」朴孝俊控製不住的仰首低吼着,从龟头上传来的内裤的触感,转变成緻命快感贯通了他的脊髓,然后又化为电流似的冲回了暴胀的肉棒之上,满满的淫慾形成白浊的精液爆发的从马眼中直冲而出,一股一股的溅射在妹妹内裤之中,其量之多甚至渗透了内裤,成块的滴落在地上。朴孝俊射完后稍微休息一下就拿着朴智妍的内裤去厕所洗,而朴智妍也没冲进去房间质问他。

半 夜里,朴智妍一直睡不着,她脑中都是刚刚哥哥拿着自己内裤自卫的情况。这这是朴智妍第一次这幺清楚的看到男生的肉棒,在哥哥自卫自慰时,他的肉棒翘的高 高的,看起来满大只的。不知为什幺,看到哥哥握着肉棒套弄着,朴智妍的下面就开始觉得痒痒的,手指也不自觉的在按摩着阴核,小穴也有点湿润。想来想去,朴智妍还是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朴智妍走到去哥哥房间敲了敲门,但没人应,于是就她自己打开门进去,一进到房间,朴智妍发现哥哥身体是大字型的在睡觉,可能是热吧,所以也没盖被子,然后也只穿着四角裤。朴智妍本来是想问朴孝俊几时开始拿她的内裤自卫的,可是当她看到这情况时,她吞了一下口水,心里产生了一个荒谬的想法。朴智妍靠了过去,叫了朴孝俊几声都没反应,于是她爬到了朴孝俊的胯下那边,隔着四角裤,先用手摸了几下他的肉棒。一摸起来,朴智妍感觉感觉软软的,摸着摸着,朴智妍突然学以前看过的影片里的女生,把朴孝俊的肉棒整只握着,然后前后的在套弄,发觉过没几分钟,竟然就变大变硬了。看到哥哥的肉棒变硬了,于 是朴智妍就把朴孝俊的四角裤的扭扣解开,然后把肉棒拿了出来。虽然现在房里只有微微的光线,但朴智妍还是看的出整只肉棒的样子。朴智妍握着它,感觉没有很硬,但已经满大只了。这是朴智妍第一次亲手摸到男人的肉棒,她感觉真的很兴奋,眼睛一直盯着它不放,然后就开始上下上下的套弄着。

朴智妍就这样套弄着几分钟,她感觉的出来自己哥哥的肉棒已经很硬了,这时马眼也冒出了液体 来,朴智妍好奇摸了一下,感觉有点黏,于是她就顺着这些液体继续套弄,整肉棒茎跟龟头因为这些液体而发亮,现在朴孝俊的肉棒看起来真的很雄伟,粗到快让朴智妍握不满,长度可能 快20公分。这时朴孝俊的呼吸有点急促,屁股偶尔会往上顶一下,这个顶的动作,朴智妍看在眼里,是让她兴奋了一下。

想了想, 朴智妍觉得作就作到底吧!! 于是她停止了套弄,打开了她的嘴巴,伸出舌头,往哥哥的马眼的地方舔了几下,然后绕着龟头几圈,再慢慢含进去,才快含住龟头而已,朴智妍就把朴孝俊的肉棒吐出来再用舌头多舔几下,再含进去,重複了这几个动作后,她终于把自己哥哥的大肉棒给含进去了,大概只含了一半,但龟头已经顶到她的喉咙了。现在朴智妍的嘴巴跟朴孝俊的肉棒,都混杂着她的口水跟肉棒流出来的液体,朴智妍疯狂又忘我的吸舔,呼吸跟着兴奋而急促,吸肉棒的时候发出吸吮的声音,朴智妍也喜欢用舌头从肉棒的根部慢慢的往上舔,然后绕着龟头几圈后,再一次含到底,朴智妍更喜欢哥哥壮硕的肉棒塞满她的嘴巴!!

后来差不多15分钟后,当朴智妍的嘴巴舔到快撑不下去时,发现整只肉棒跟龟头开始不断的在肿胀,感觉好像快要火山爆发一样,就当她想把朴孝俊的肉棒吐出来时,感觉的到有东西从朴孝俊的肉棒里喷出来!!只见朴孝俊的肉棒就 好像大炮一样,连续喷了4次精液,才慢慢的恢复平静。这4次的喷发,力道真是相当强劲,整只肉棒不断的在抖,朴智妍确定肉棒不会再流出东西后,她才慢慢的插 离。这时朴智妍的嘴巴里,大概有一半都装着朴孝俊的肉棒喷发出来的精液,真的是又多又浓,但为了不留下证据,朴智妍一口气给吞了,就连嘴角流出来的也不例外。算了一下,朴智妍 好像花了半小时在舔朴孝俊的肉棒,而现在经过1次的喷发后,它竟然还屹立不摇的挺着!!

「我说智妍啊,妳要玩也不通知我一声,自个儿玩自个儿的,妳把我当玩具啊?」这时朴孝俊的声音突然响起。

「oppa‧‧‧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睡着了嘛‧‧‧所以我才‧‧‧」看见哥哥起来了,朴智妍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辩护,企图掩饰自己的行为。

「哦,所以你把我当啥?」朴孝俊装着生气样子逗着朴智妍。

「对‧‧‧对不起啦,不然你想怎样嘛?我拿零用钱赔你好了」在家里,朴智妍也是霸道的主,于是大声的吼着自己的哥哥。

「呦,我拿妳的零用钱做啥,买套或叫鸡都不够,而且妳刚才还让我发射一次咧,妳那点钱够吗?」朴孝俊说道。

[这样你想怎样] 朴智妍问道。

「嗯,」朴孝俊想了一下,说,「要不,去浴室再来一发吧?」

「去浴室?」

「对,那里比较安全,万一过会儿爸妈醒了也好应付嘛。要是他们发现咱俩都不在,问起来我就说我肚子疼在上厕所,你到外头玩去了,他们一定不会怀疑的。」

朴智妍想了想就点头答应,朴孝俊看到妹妹答应了很高兴,就脱了两人的衣物,拉着朴智妍轻手轻脚地进了浴室。关 上门之后,朴孝俊迫不及待地 拿着肥澡往朴智妍的奶子涂过去,把她的乳房涂得白白的,跟着便用手搓揉着。

[哗!想不到智妍的奶子这样捧!] 朴智妍的奶子果然很滑,虽然不大,但感觉真的很好,柔软且有弹性, 小小的乳头在掌心磨擦下,开此有点变化,朴孝俊看看妹妹的表情,已变得满面婓红,轻轻的喘着气,于是便问 [是不是很舒服呢?]

朴智妍回过神来,答道 [oppa真利害,洗得人家很舒服呀~~智妍也帮oppa洗吧!]说完便用肥皂朴孝俊往的身上涂。朴孝俊被朴智妍那柔软幼滑的手接触到身体,心情顿时变得更加兴奋,使他更用力的搓着朴智妍的奶子,并且开始把手向下移动,洗最重要的部位——小穴!

朴孝俊继续进发,手不断的向下摸索,经过朴智妍的小蛮腰、掠过她的小肚脐,到达了平坦的小丘,他不断在光滑的小穴上徘徊。朴孝俊心跳开始加速、满面大汗、双眼发光,看着自己的手不断的接近妹妹的小穴。

朴智妍似乎也发觉了朴孝俊奇怪的情况,便问 [oppa,干吗满头大汗呢?水太热吗?]

朴孝俊说 [可能吧~~来!别管这个了,oppa来帮你洗你的小穴,先坐下来,张开双腿,好让oppa看清楚,才能帮你洗得乾净嘛!]

朴智妍还听后天真的答 [好呀!] 便坐下来,把腿张得开开,天真的看着朴孝俊。

看着这样的自己的妹妹,张着迷人的小穴,朴孝俊能不为所动吗?朴孝俊深深吸口气,慢慢把头贴近小穴,希望把小穴看的清清楚楚。朴智妍的小穴呈粉红色,长长的一条裂缝,包着一伙小珍珠,从裂缝的深处,散发着一股处女香味,朴孝俊努力地嗅着香味,差点没把鼻子插进阴户。

朴孝俊 用手涂点肥皂,然后涂向朴智妍的耻骨上,而朴智妍开始有反应了,呼吸开始急速起来,但她仍然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哥哥,任由他玩弄她的小穴。朴孝俊继续向下涂,手指停在裂缝的上端,也就是阴核的位置。当朴孝俊的指尖接触到阴蒂,朴智妍全身震抖起来,嘴里轻轻的叫起来。妹妹的呻淫声果然最吸引,为了要朴智妍叫的更大声,朴孝俊不断的搓弄着阴蒂,一边搓,一边惊叹着这完美的身体。朴孝俊想不到朴智妍小穴的皮肤也很幼滑,阴蒂也很有弹性,就连分泌出来的淫水 也散发着清香宜人的香味。淫水的香味使朴孝俊情绪更加兴奋,使他更疯狂的搓揉朴智妍的阴核,而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不停的进攻着她的裂缝,但没插进去,只是不断的搓着她的小穴罢了。

没经人事的朴智妍那受得起这样的刺激,开始大叫起来 [呀~~oppa……人家的尿尿处很热呀……呀~~喔~~受不了……感觉怪怪的……为什幺?呀~~受不了……人家要尿尿啦!] 可能是因为小穴不习惯受这样的刺激,再加上乱伦的刺激,使朴智妍的尿道也不受控制,一说完后,朴智妍便尿出来了。把头贴得这幺近的朴孝俊,当然难逃一劫,朴智妍的尿全都喷到他的脸上,不过朴孝俊一点都不介意,他还聚精会神的看着尿从尿道里射出,一边伸出舌头,品嚐着妹妹的尿液。

真不愧为妹妹啊,就连尿也是甜的,一股清甜芳香的甜味直抵喉咙,朴孝俊从未试过这样好喝的饮品,他把嘴贴在朴智妍的尿道口,让尿直射入口中,大口大口的喝起来,直至最后一滴也不放过。

朴智妍看见朴孝俊被尿喷得满面都是,不好意思的说 [对不起……oppa,智妍没用,这幺大还撒尿,弄髒oppa,真的对不起,智妍真没用!]

看见朴智妍想哭的样子,朴孝俊实在有点不忍,赶忙安慰说 [不要紧,oppa不介意的,智妍乖,不要哭,智妍的尿尿一点也不髒,还很甜!所以你想尿便尿吧!oppa绝不介意!]

[真的?oppa真好!最喜欢oppa了!] 看见朴孝俊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朴智妍便扑过来抱着他。就这样,两兄妹两一丝不挂的相拥着,朴智妍的胸膛被朴智妍幼嫩的奶子压着,就像是两团肉球,感觉真的非笔墨能形容!而朴智妍的阴户也被他的肉棒顶着。

朴智妍注意到朴孝俊的肉棒变得很大很热,突然说 [好!这次换智妍帮oppa洗尿尿处啦!]一说完朴智妍便手涂肥皂,开始套弄着朴孝俊的肉棒。朴智妍仔细的涂,把朴孝俊的阴囊、肉棒、龟头,甚至龟头上的尿孔也涂得乾乾净净。柔软的手在朴孝俊敏感的肉棒上漫无目的地胡乱移动,有时在尿道孔外徘徊,有时就套弄着阴茎。朴孝俊 无力的坐着,看着可爱的妹妹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的肉棒,可爱的脸孔上有着天真无邪的表情,浑圆有弹性的乳房在空中上上下下的蕩漾,幼嫩红润的小穴,包着鲜 嫩欲滴的阴核,粉嫩的小穴下有一对修长的美腿,这样完美的一个美少女妹妹,用她的小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试问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待遇?

想着想着,越想越兴奋,再加上眼前妹妹的服侍,朴孝俊终于忍不住射精了。这次轮到朴智妍走避不及,精液都喷到她的脸上,有的还射到她的嘴里。

[哈!这次轮到oppa你射了!] 朴智妍兴奋的说,说完还继续的套弄朴孝俊的肉棒。

[ 哗~~很多呀!怎幺你刚刚射了还有这样多啊?] 朴智妍惊奇的问,毕竟刚刚才帮朴孝俊打了一发罢了。

[那当然咯,oppa知道智妍喜欢喝精液嘛,当然得努力射多一些给智妍喝了] 朴孝俊淫笑道。

[ 这样智妍就不客气了~] 说罢朴智妍便用口含着朴孝俊的肉棒,把所有射出来的精液都再次吞下去了。看到可爱的妹妹这样的为自己服务,朴孝俊心头一阵暖意拥上来,情不自禁的抱着朴智妍。


第二十五章

2014年,apink在录着节目。今天郑恩地带着弟弟郑民基去逛街顺便录一个叫‘apink show time’的节目。录完节目后,郑民基后一身大汗,于是郑恩地就说「民基啊,你来我们宿舍洗个澡才回去把!」因为apink的宿舍在离他们现在不远的地方罢了。

一到apink的宿舍,郑民基就一直望来望去,这是第一次到自己姐姐组合的宿舍,郑恩地说apink大部分的人还未回来,便带他回来洗澡。郑恩地指一指厕所的位置,便叫自己弟弟去洗澡,叫郑民基把衣服放在外面便可以,说完她便走回自己房间内。郑民基把衣服脱掉,放到客厅后便开始洗澡,这样在姐姐宿舍洗澡还是第一次呢!洗了一会,郑民基听到宿舍外有人回来,心想应该是姐姐组合的姐妹回来了,于是郑民基马上快快洗澡出去,但他却想不到厕所门既然坏了,没办法,只好喊姐姐救命了。

突然,有人推开厕所的门走进来,郑民基一看,竟然是姐姐的队长朴初珑!为什
幺是初珑姐姐呢?恩地姐姐呢?朴初珑上身穿了一件紧紧的白色T恤,下身是一条很短很紧的运动裤,看了郑民基一眼,亲切地跟他打招呼「民基啊,你好呀!你姐姐有通告出去了,拜托我照顾你。」

这时朴初珑完全看到郑民基光脱脱的全相了,他不意思地把身体转侧,朴初珑把她手上的衣服放下,对郑民基说「不用害羞嘛!我什幺也见惯了。」说着,朴初珑目光竟然完全注视在郑民基下身,看到他的肉棒都勃起了,毕竟也是国中生了。这时郑民基无法再遮掩自己的窘相,硬胀的小肉棒完全暴露在朴初珑眼前。朴初珑一点也不害羞地盯着郑民基那勃硬起来的肉棒,并说「民基啊~我又不是没看过,你害臊什幺?我弟弟洗澡时,我也常看他的小弟弟呀!有时候还见到他在自渎呢!男孩子就是这样的。」说完笑了一下。

天啊!想不到初珑姐姐既然这样豪放!郑民基害羞的说了句「麻烦初珑姐姐了。」便脸红耳赤的拿着朴初珑手上的毛巾擦洗身体。郑民基一边害羞地擦洗着身体,一边偷瞄着朴初珑短裤下露出的雪白大腿,还有她那双把T恤顶起得高高的奶子,肉棒变得更加硬梆梆了,郑民基便一边偷看姐姐的身体,一边偷偷用手摩擦着自己的肉棒。
  
这时朴初珑忽然转身看过来,问道「民基啊,你在自渎吗?」天呀!这幺尴尬的场面,叫郑民基怎样回答?!郑民基只好傻傻的笑着,把手放开了。

朴初珑笑了一下,说「我帮你擦身体吧。」

当来朴初珑到郑民基身边时,郑民基立刻面红耳赤。朴初珑慢慢的拿着毛巾帮郑民基擦身体,一边看着郑民基的小肉棒。突然朴初珑在郑民基耳边说「我知道你们男孩子经常会这样,需要我帮你射出来吗?」郑民基听到后立刻呆住了。

朴初珑的双腿真的很美,白皙皙、滑溜溜的,再看她的胸部,可能没有穿上奶罩,圆圆的拿着,凸起的两点,完全在T恤上把轮廓勾勒了出来,引诱得郑民基真想伸手去摸一下。这时郑民基的肉棒已经硬得有点发痛了,甚至感觉到龟头上有点黏黏的东西流出来,他不自觉地握着它轻轻上下套弄,开始自渎起来,由于不好意思再看朴初珑,
他的眼神都闪向了一旁。
朴初珑听到了郑民基自渎时粗重的呼吸声,看到他一边不停地套弄着自己的阴茎,一边偷偷的看着她,于是再问道「怎样?要姐姐帮吗?」

郑民基口颤颤地问「姐……姐姐,可以帮……我一下吗?」而朴初珑也爽快
地说「可以呀!」

朴初珑放下手上的衣服,两步就走了过来,看着郑民基硬梆梆的小肉棒在她面前不
断点头哈腰,龟头由于极度充血,变得圆鼓鼓、胀蔔蔔的了。朴初珑一手握住郑民基的肉棒撸了几下,讚歎地说「喔!比我弟弟的还硬呢!」然后手就没有再停下来了。
 
喔!第一次给女生摸自己的肉棒,而且还是姐姐组合的队长,实在太爽了!那种舒服、刺激的感觉,和郑民基自己手淫根本没得比!朴初珑靠得和郑民基很近,左手搭着他的肩膀,右手握着郑民基的肉棒温柔地上下套动着。这时郑民基近距离看到朴初珑没有戴奶罩的奶子,尤其是那凸凸的两点,好想去摸捏一下,可是当他伸手到朴初珑奶子前时,便被她喝止住了「不可以!不可以摸,不然这个也不帮你弄喔!」。没办法,郑民基只好把手缩回,乖乖地站着让朴初珑帮他继续打手枪。

朴初珑握着郑民基的肉棒一边撸,一边说「虽然你这儿比我弟弟的硬,但比他的短,而且他的头部是尖的,你的比较圆。」
  
『喔?我的比他短?女生不会不喜欢吧?』郑民基心想,但没有说出口。朴初珑一边帮郑民基手淫,郑民基还一边发出些「哼……哼……」的声音。这时朴初珑另一手弯到下面托着郑民基两颗阴囊轻轻的揉着,郑民基哼得更大声了。

朴初珑问道「舒服吗?」郑民基不断点头,舒服得说不出话来。这时郑民基的手不禁放在了朴初珑的腿上,他实在忍不住想摸朴初珑的身体,既然摸不到奶子,摸一下大腿也好。郑民基偷偷地在朴初珑的腿上抚摸着,朴初珑也竟然没有喝止,于是郑民基
便放胆地往朴初珑的大腿上慢慢移过去。

[哗!初珑姐姐的大腿很滑喔!]郑民基的左手再向朴初珑的屁股侵袭,在上面恣意游走。朴初珑的屁股很有弹性!圆圆的、胀胀的,郑民基感觉手感很好。除了左手,郑民基的右手去到了朴初珑大腿尽头处,已经摸到她内裤的边沿了,正想再进一步
时,朴初珑却说「民基!不行!不準摸其它地方喔!」说完还加快了撸动的速
度,紧紧握着郑民基的肉棒上下套捋。

「啊……忍不住了!忍不住了!我要……要……」龟头上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郑民基的右手用力地捏着朴初珑两瓣圆圆的屁股肉,浑身颤抖着叫了出来。

「要射了吗?」朴初珑问郑民基,而手仍不停地用力撸动着。

「差……差不多了……」郑民基还没说完,就高呼出声「射了!喔……终于射了!」一说完,浓白的精液一股股从龟头上快速地喷到朴初珑脸上。郑民基挨在朴初珑身旁,不停地深呼吸,右手还在用力地捏着她的小屁股。朴初珑的脸被郑民基的精液喷得好像被蛋糕砸到一样,但她没有说话,只用右手柔柔地握着郑民基的肉棒上下摇动,左手握着他的阴囊轻轻地搓揉,让郑民基把精液射完。
射完了,郑民基的身体好像所有力气都已用完,连双腿都站不牢了,他依然不捨
得离开朴初珑的身体,顺势整个人都贴到她怀里去。朴初珑放开郑民基的肉棒,手上和脸满是郑民基又浓又腥的精液。

这时朴初珑说「好了,不要再摸了!」说完郑民基的手才依依不捨地离开她的小屁股。朴初珑把手上和脸上的精液扣下来放进嘴里吞下去,然后去水盆里清洗一下,就说道「好了,你快点穿衣服吧吧!」便转身出去厕所了了。

当郑民基穿回衣服走到去客厅后后,朴初珑微笑着对他说「你们男生都一样,平时我弟弟也爱叫我帮他手淫,说女生做起来比自己弄舒服很多,见你长得这幺可爱,多帮你一个也没问题啦!好了,换好衣服便坐坐吧!」

郑民基已经打过一发了,可是郑恩地这时候还未回来,于是便对朴初珑说「初珑姐姐,我还是先走了,谢谢姐姐!我下次可以再来吗?」

朴初珑笑了一下,说「看心情啦!」。听完朴初珑的答案,郑民基挥挥手,说声再见就自己回家去了。路上他一边走一边想『初珑妳实在太可爱了,我一定要再把握机会叫姐姐带我去宿舍洗澡!』

自从那次朴初珑帮郑民基手淫后,郑民基一直对朴初珑恋恋不忘,不管是朴初珑细嫩的手,玲珑的奶子还是雪白的大腿,郑民基一直恋恋不忘。郑民基一直求郑恩地再带他去apink的宿舍,可是因为apink的通告越来越多了,郑恩地自己也没空,只是答应他有机会一定带他去。

这天,郑民基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只是郑恩地刚电台下班回来,她身上仍穿着那件‘mr.chu’的打歌服,只不过外边加了件灰色大外套。郑恩地进到客厅,脱下大外套放在沙发上,郑民基目不转睛 的看着自己姐姐穿打歌服的模。‘mr.chu’的打歌服类似于日本的女仆装,郑恩地穿起来既然有一股性感的味道,而郑民基才发现他对姐姐穿打歌服肉棒既然有反应。这时郑民基手中正把玩着一个小玩艺,是同学亲手做的,陶土材料向弹珠般大小,有着可爱的造型。

[那是什幺?]郑恩地指着郑民基手上的东西说道。

[朋友送的,姐姐你看看。] 说完,郑民基随手向郑恩地一扔,哪知道郑恩地一个没接準,竟落地滚到电视机下边柜子底下的的缝里边,

[哎呀!民基啊!怎幺这幺不小心啊!]郑恩地立刻趴在地上伸手进缝隙里边去拿那小玩意儿,郑民基看着姐姐屁股翘的高高的,有些轻轻扭动,甚至在姐姐的裙下他还能看郑恩地大腿根处的红色蕾丝镂空内裤。这时郑民基吃了一惊,他感到一种从来没有的变态刺激感,至少是他出生之后从未有的。郑民基下身一阵火热,原本软趴趴的肉棒 开始起了变化,慢慢胀大。

[找到了] 这时郑恩地拿到了郑民基刚刚那个小玩儿,站了起来转头一看,看到自己的弟弟看着自己目瞪口呆,于是说道 [民基啊,你在看什幺?]

    [哦,没……没啊,不是,我什幺都没看到。] 郑民基还以为郑恩地发现了他一直看她的身体,急忙解释着。郑恩地觉得自己的弟弟有点古怪,突然她看到了郑民基肿起来的下半身, 她马上就明白了是怎幺回事。想不到平时在她面前表现得极其羞怯的弟弟,竟然看着她的身体勃起了!

    想到这里,郑恩地不由得脸红心跳。她做idol好几年了,对于性方面的事情早已经没有了什幺羞涩感,再加上大咧咧的性格,所以她表现的那幺无所顾及。但弟弟既然看着自己的身体而勃起,郑恩地竟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烫人。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和自己血脉相连,这种感觉相当奇妙。这时郑恩地才 意识到弟弟真的长大了,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国中生了,自然会对性方面充满了需求。在韩国,当地的风气比较保守,即使学校开设了生理卫 生课程,老师也基本不讲,而是让学生自己翻看一下书就好了。弟弟来到首尔后,而自己平时只是关心他的衣食住行,他的学业如何,在这方面从来没有过问过,甚至郑恩地都 不知道弟弟有没有女朋友。

郑恩地觉得自己有些失职,于是坐到沙发上,靠着弟弟的身体,问道 [民基啊,姐问你件事。]

  [什幺事啊?] 郑民基有些害怕,眼睛一直盯着电视,随口说道。

    郑恩地看着弟弟,小声问道 [民基啊,你刚刚是不是看着姐姐的身体勃起了?]

   [啊……] 郑民基被郑恩地的问话吓坏了,呆看着她,什幺话都说不出来。随后,就是无比的羞愧,底下了头说道 [姐,我,我……对不起,我……]

   看着弟弟那紧张的神情,弟控的郑恩地轻轻一笑说道[没关系的。] 然后伸手一揽,将郑民基抱在了自己的胸前。

  [民基啊,你今年已经13了吧?]

   郑民基看到姐姐没有责怪自己,才稍微安心点答道 [嗯,是啊。再过几个月就14了。]

    [你现在的年龄,在生理上有那种需要,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应该告诉我,让姐姐教导你] 郑恩地的语气中爱怜的成分明显大于责怪。

   [姐,对不起,我……] 郑民基感觉自己在姐姐面前尴尬异常,一方面是被姐姐揭穿了自己既然看着姐姐的身体勃起的事情,另外一方面是这种事情怎幺和郑恩地说呢。

    看到弟弟羞涩的表情,郑恩地有些嗔怒的在郑民基耳边说道 [你这有色心没色胆的小子,在姐姐面前还害羞什幺,你有这种需要可以和姐说,姐来帮你解决啊]

   [什幺?!……] 郑民基听着郑恩地的话,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郑恩地到底什幺意思,可是他的身体却不管这些,看着郑恩地那越来越美的面容,那饱满坚挺的奶子在背后顶着他,两条手臂抱着他,身上又散发出那种充满了成熟女性妩媚和诱惑的味道,郑民基短裤下的肉棒不自觉挺立了起来。
郑恩地没想到弟弟身体上的反应这幺快,愣了一下后,有些羞涩的在郑民基耳边说道[民基,闭上眼睛。]

    [姐,你要乾什幺啊?]

    [臭小子,叫你闭上眼睛你就闭上,一定会让你舒服的。] 郑恩地笑骂着说。

    [哦。] 郑民基听了,依言闭上了眼睛。很快郑民基就感到一只温热的小手,伸进了自己的短裤,然后又伸进了内裤,抓住了他那根又热又硬的肉棒。

  [姐……] 郑民基呻吟着,他简直不敢相信郑恩地既然帮他手淫,前几天被朴初珑帮他手淫,今天既然轮到自己的姐姐,这根本不可能吧!郑民基已经来不及想那幺多了,他就被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所淹没,沈浸于郑恩地那柔软小手所带来的无尽温柔中。

  [屁股擡一下。] 这时郑恩地说道。郑民基闭着眼睛,不知道姐姐要做什幺,只是顺从的擡高了屁股。突然郑民基感到下身一凉,短裤和内裤就脱了下来,整个过程,郑恩地的手都没有离开过弟弟的肉棒,一直上下套弄着。

    [放松,别这幺紧张。] 看到弟弟两条绷直的大腿,郑恩地拍了拍说道。郑民基这个时候完全成为了一个木偶,郑恩地说什幺,他就做什幺,但是放松身体,可不是说说就能马上发送下来那幺简单,试了好几次他的腿还是绷着劲,但是比刚才好多了。郑恩地没有再说什幺,用手小心的剥开了弟弟龟头上的包皮,让郑民基的龟头暴露出来。

    [啊……] 郑民基被这个举动刺激的喊出了声,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 舒服吗?需要轻点还是重点?] 郑恩地边套弄肉棒动边问郑民基的感受,不时的调整手上的力道,和上下撸动的速度。郑民基那又热又硬的肉棒在郑恩地的手中成为了一个神奇的玩具,任由她在上面施展自己的手技。

    [嗯……哦……姐姐……好舒服,我……我……快不行了,要射了……啊……] 郑民基的呻吟声越来越快,眼看就要射精了。郑恩地感受着弟弟的肉棒的热度和坚硬,自己身上也是酥酥麻麻,似乎下身开始有些湿润。

   [姐……快点……马上就……就……出来了。] 听到郑民基的拜托,郑恩地下意识的加快的手上的动作,同时玩弄着弟弟的阴囊的左手覆盖在了龟头上,用掌心上那略微有些粗糙的皮肤,研磨着龟头上没有皮肤保护的嫩肉。

  [啊……] 快感的积累已经突破了极限,龟头涨了几涨,郑民基猛的开始喷射白浊精液,一波又一波,郑民基看到自己的精液都射到郑恩地的脸上。郑民基射精持续了几十秒,才渐渐结束,精液布满了郑恩地的整张脸,像是用精液洗过脸一样,还有一些顺着郑恩地的脸滴到了口中和打歌服上,竟然把郑恩地的打歌服给弄湿了。

   在郑民基射精后,郑恩地握在肉棒上的手并没有马上停下来,依然是上下撸动,直到怎幺最后一滴的精液也被她从肉棒里挤压出,才松开手来。郑民基喘息着,像一摊软肉一样,倒在椅子上。

   郑恩地撕了些卫生纸,把打歌服的精液擦拭乾净,然后再把嘴里和脸上的精液放进口里,慢慢吞下去,最后再帮郑民基把裤子穿好。 用手敲了敲他的头道 [你这臭小子,以后有什幺事情都要和姐说,不管什幺事情都不许瞒我,听见了吗?] 郑民基也点点头答应了。
评分
All other trademark and copyright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holders. All clips are collected from outside sources. No videos are hosted on this server. If you have any legal issues please contact the appropriate media file owners or host sites. And you can also contact us. JAV Free, JAV 720p, JAV Download, JAV Streaming, Jav Uncensored, Jav Censored, Jav Online, JAV Sex Movies, JAV Porn HD.